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为什么说我国处在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时期?

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认为,国家经济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即生产要素导向阶段、投资导向阶段、创新导向阶段和富裕导向阶段。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经济相继经历生产要素导向、投资导向两个发展阶段,但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投资导向发展模式已经适应不了我国经济发展的新需求,需要依靠技术创新支撑我国经济可持续进步,推动我国步入创新导向阶段,实现经济从“富起来”走向“强起来”。

1.生产要素和投资驱动阶段,我国经济增长后劲不足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取得快速发展。依靠人口红利、投资等要素的驱动,在经济较为落后的阶段,固定资产的投资、劳动力人口的增加能够在短时间内促进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经济达到一定体量时,人口红利、投资等要素投入对于我国经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低,我国产业升级乏力、增长率逐年降低,面临巨大的发展压力。这一时期,我国经济增长遵循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依靠要素驱动呈“边际收益递减”态势。

以投资驱动为例,2010年至2018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持续增加,从2010年的24万亿增长到2018年63.56万亿元,但固定资产投资对于GDP增长的贡献比例从2010年7.1%下降至2018年的2.2%,呈边际收益递减态势。同时,固定资产投入的增加,也没有驱动我国经济增长率的相应提升,从自2010年以来我国GDP增长率逐年递减,从2010年的10.64%降至2018年的6.6%。

2.技术创新驱动能够促进我国经济可持续增长

20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索洛提出经济增长“索洛模型”,论证了技术进步对于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作用。索洛在经济增长中引入了“技术进步乘数”,认为技术进步是推动经济增长的源泉,并且经济产出与技术进步的平方成正比,技术进步能够推动经济增长呈指数性增长。该理论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指引,未来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需要依靠技术创新。

索洛模型同样也适用于解释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技术创新在起步阶段的前5到10年,投入和回报率成反比,甚至还要经历亏损,十分耕耘一分收获。

在技术的研发和成长期,科技回报的增长是低于线性增长的,然而一旦过了拐点就是指数型增长,并能够迅速成为支撑经济的支柱。而依靠投资驱动的模式创新则相反,其增长会出现边际递减现象,对经济支撑作用越来越弱。

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增长模型

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增长模型(来源:中科创星)

3.我国需要向创新导向阶段迈进

当前阶段,我国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矛盾突显,原有发展优势逐渐消失,需要向新的发展阶段迈进。根据波特国家经济发展四阶段理论,可以判断我国经济发展下一阶段必然是、也必须进入创新导向阶段,否则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科技创新将作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驱动我国经济快速发展,推动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顺利实现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变。

波特发展理论模型下的我国经济发展路径

波特发展理论模型下的我国经济发展路径

赞(3)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为什么说我国处在转变发展方式的关键时期?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