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硬科技发展的路径探析之打破传统科技体制机制限制

本篇将从体制机制、产业公地、科技金融、人才体系建设、硬科技氛围营造等方面,提出发展硬科技的几点探索路径,破解硬科技成果转化的瓶颈,实现硬科技助力创新驱动发展。

1.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探索与萌生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不断对科技体制进行多方面的改革,推进自主创新,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我国的科技体制改革,始终以国民经济的发展需求为主线,以1985年、1995年、2006年与2012年为分界,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

1985年是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起点,当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改革科学技术体制的决定》明确改革的目的是解放科学技术生产力,通过改革科研院所管理模式、建立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等措施,引导和推动科学技术面向经济建设、经济建设依靠科学技术,科技体制改革全面启动。

199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强调稳定支持基础研究,科技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系统调整科研院所布局结构、加速科技成果产业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不断深化。

随着2006年《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的提出,我国科技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转变为建立技术创新体系,全面推进中国特色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科技体制改革的要求进一步提升。

党的十八大以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相继印发,我国科技体制改革密集发力,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进展,呈现出全面推进、多点突破、纵深发展的新局面。

在我国科技体制机制改革的探索过程中,涌现出一批科学界的“小岗村”,大胆突破,积极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和改革。西安的科研院所体制机制改革走出了一条创新驱动发展新路径,西安光机所、西北有色院、西微所等5家院所先行先试,在科技人员持股分红、混合所有制等方面开展探索,以大院、大所、大企业和科技服务机构为重点,促进创新成果和产业发展紧密对接、科技和经济紧密结合。硬科技的发源地,西安光机所提出“拆除围墙、开放办所”的创新理念,以“研究所属于全体纳税人”的站位向全社会开放,充分释放国立科研院所优质科技资源,打造出“研究机构+天使投资+孵化服务+科普科教”的创业生态,成为全国科技体制改革的旗帜。西北有色院率先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权激励改革,突破科技成果转化难的瓶颈,逐步发展成为“科研、中试、产业三位一体大型科技集团”,成为西安又一体制机制改革典范。江苏省着力打造的江苏产业技术研究院,实行“一所两制、合同科研、项目经理、股权激励 ”,该院不设行政级别,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以“总院+专业研究所”为组织构架,灵活地与各类产学研主体共同建设研究所,以市场化合同激励科研活动,给予项目经理充分整合资源和承担项目的自主权,打造科技体制改革的“试验田”。北京协同创新研究院围绕创新链,搭建“产业链、人才链、资金链”,采取独特的“研究所-协同创新中心-基金” 三元耦合机制,推动知识、技术、产品与产业的深度融合。这些“小岗村”的探索、突破和示范经验,助推了国家科技体制机制纵深改革。

2.新型研发机构的发展和认可

新型研发机构萌芽于21世纪初期的深圳、广州等珠三角地区,一般是指投资主体多元化、建设模式国际化、运行机制市场化、管理制度现代化,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产学研协同创新的独立法人组织,采用自主经营、独立核算的市场运营模式,在科技研发与成果转化、创新创业与孵化育成、人才培养与团队引进等方面特色鲜明。2019年9月科技部印发《关于促进新型研发机构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定义了新型研发机构是聚焦科技创新需求,主要从事科学研究、技术创新和研发服务,投资主体多元化、管理制度现代化、运行机制市场化、用人机制灵活的独立法人机构,可依法注册为科技类民办非企业单位、事业单位和企业。

新型研发机构承担着解决“科技经济两张皮”问题中的关键角色。新型研发机构作为产学研资的连接通道,打破了原有技术从原创到应用导向研发再到产业化分工合作中彼此“隔阂”的问题,让研发链上下游创新主体从一开始就互相了解,并能无缝衔接配合,降低沟通成本、缩短研发周期、提高研发概率,集技术开发、成果转化、企业孵化、人才引进培养于一体,将实验室里的项目有效推向市场,打通、整合了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再到产业孵化和市场销售的创新链、产业链和资金链,通过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与产业发展结合的“三发联动”的研发模式,跨过创新的“死亡之谷”。

新型研发机构采取多方共建的全新组织形式,是科技与产业界融合的关键桥梁和纽带。新型研发机构中,既包括科学家、企业家,也包括投资商、服务商,可以在研发的早期实现资本、企业等众多资源的介入,面向产业应用开展新研发,实现产业核心技术的快速突破与产业化应用,打通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通道。

3.新型研发机构在部分城市的创新成效

新型研发机构这种创新研发组织的星星之火,很快形成燎原之势,如今已成长为一支重要的新兴科技产业力量,成为城市培育新兴产业的新引擎。目前,北京、广东、江苏等地区已经率先将新型研发机构作为激发中小企业创新活力的重要手段。南京市已累计成立新型研发机构超过200家,新型研发机构在培育创新创业、吸引国内外顶尖人才聚集作用日益显现。2018年以来,南京市新增科创型企业2万家,增长23%,引入3名诺贝尔奖得主、52名国内外院士到南京创新创业,培育了11家独角兽企业和87家瞪羚企业,在石墨烯、微机电系统、单晶硅传感器等多个领域实现突破和填补国际空白。

全国各地新型研发机构分布

全国各地新型研发机构分布

图片来源:朱常海博士《新型研发机构的核心、制度创新与发展挑战》

西安市以高新区为重要平台,构建“源头创新—技术开发—成果转化—新兴产业”创新体系。已建成延长—西北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陕西省膜分离技术研究院、陕西烽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技术研究院、中联西北院—西安交通大学能源环境与建筑节能联合研发中心等一批校企共建新型研发平台,打通高校科研院所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到产业化的通道,助力产业结构优化调整、推动技术应用。西安丝路石墨烯创新中心已正式运营,同时引进了陕西慧谷大脑破译与应用研究中心、西安人工智能工业技术研究院等重大基础创新平台,西安新型研发机构的发展仍在全面布局,持续建设中。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硬科技发展的路径探析之打破传统科技体制机制限制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