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科技成果转化有哪些难题?

近年来,中国科技投入持续增长,以高校和科研院所为主体的基础研究体系和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基本建立,科技创新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为我国综合国力提升和民生改善提供了有力支撑,但目前在发展过程中依然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科技成果管理本身流程、制度与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制度等之间的问题。

“科技成果”作为一项特殊的“国有资产”,目前面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和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系列管理规定同时并行的情况。这两类规定对于科技成果管理,存在较大差异。前者采取充分放权和加强中后期管理方式,后者仍是严格审批和备案管理模式。这里牵扯到一个困惑:科技成果转化当中的国有资产究竟该如何管理,包括科技成果是否需要评估、是否需要向主管部门或财政部门审批、备案。从当前的政策层面看,存在不一致的情况,创造了一个“模糊地带”。

在科技成果对外投资方面,综合考虑流程优化和科技成果技术入股有关税收支持政策的适用条件,很多科研事业单位采取“两步走”方式,即先由单位作为出资主体,同时完成针对科研人员的股权奖励,然后再将科技成果出资所形成的由单位持有的股权,无偿划转至单位所属资产管理公司。

但在实践中,“两步走”可并做“一步走”,即在工商管理部门办理企业登记时,以新设立公司为例,单位可直接将其所属资产经营公司登记为出资人,而不用先将单位登记为出资人,再将股权变更登记至资产经营公司名下。但上述方式省略了一个环节,即事业单位将股权无偿划转至资产经营公司的报备环节。根据教育部直属高校国有资产管理相关文件,事业单位采取无偿划转方式处置资产,需向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报备,周期较长。目前部分单位实践中上述环节的缺失,很可能会给科技成果转化所形成项目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一些潜在的“隐患”或成为规范管理上的一个“瑕疵”。

再比如说,作价投资可以促使各方紧密合作,共享收益、共担风险,利于成果转化。不过,在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中,不允许事业单位经商办企业,并可能遭到清理,而且面对有关部门的各样审计,高校不仅担心会出问题,合作企业也要耗费精力应对,甚至不得不披露一些商业秘密,“所以,高等院校不太愿意与民营企业合作创办企业,而有些投资者也不太愿意与国有资本合作”。为了避免出问题,有的科研院所和高校已经避免以作价投资的方式进行技术成果转化。

在科技成果的审批备案方面,同时由于牵涉多个部门,没有可参照的具体管理办法和时间表,流程管理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往往需要10~12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走完,大大增加了科技成果转化的时间与人力成本,“更重要的是,新技术和新产品的潜在市场与投资人极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被其他竞争者抢夺了先机,错失了创新价值实现的最佳时机”。

二是科技成果转化相关配套政策的完善和细化问题。

科技成果转化相关配套政策,包括政策制定部门和单位实施部门两个层面的配套政策,以及相关支持性政策文件的细化和完善,这些都是影响科技成果顺利实施转化的重要因素,但目前在相关方面还存在以下问题:

科技成果转化有哪些难题?

科技成果转化有哪些难题?

其一,科技成果转化相关税收政策还需进一步研究深化,部分激励情形无法获得税收支持。在股权激励方面,目前由激励对象组成的合伙制或公司制持股平台,无法享受获得激励股权时暂不纳税政策。在现金奖励方面,2018年5月,财政部、税务总局、科技部联合印发《关于科技人员取得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现金奖励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18〕58号),但科研事业单位给予科技人员的股权分红现金奖励,以及单位自行实施转化给予科技人员的项目收益分红,还无法享受58号文件的税收支持政策。

其二,科技成果转化相关人员管理政策还需进一步明确细化,部分政策尚未有效落地。比如,现行政策提出了担任领导职务科技人员获得奖励的分类管理原则,高校、科研机构担任单位正职领导的科技人员可获得现金奖励,其他担任领导职务的科技人员可获得现金、股权等奖励,但未就上述人员获得奖励的审批流程做具体规定,导致高校、科研机构落实相关人员激励政策时仍存顾虑。

其三,部分高校、科研机构对科技成果管理改革的认识不足,尚未制定与成果转化需求相适应的内部配套政策体系。近年来陆续出台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政策,在成果转化审批、人员激励、绩效评价等方面,对原有政策体系进行了重大调整和突破,需要高校、科研机构重新梳理和建立新的科技成果管理制度体系和支持政策。从调研情况看,部分高校、科研机构对相关政策落实工作重视程度不够、改革动力不足,原有工作和政策体系难以满足新的工作要求,直接影响政策落地。

三是科技成果存在自身转化条件的问题。

《知识分子》网站登出的《中国研发经费报告(2018)》提到,2017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1.7万亿,表现之一就是申请和授权的专利数量不断增大。但是从专利转让、许可备案情况看和从技术合同额的规模来看,真正实现转让、许可转化的比例并不高,但是专利是作为高校、科研机构科技成果的重要形式之一。

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因科技成果转化“出事”的几个案例还曾引起广泛关注,如清华教授付林被指控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原浙大副校长褚健被指控犯贪污罪及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这样的案例虽然并不多,却造成了负面的影响,给一些科研人员留下了做科技成果转化充满风险,弄不好还会“身陷囹圄”的印象。

主要原因是科研人员申请专利的目的大多是结题验收、职称评定等,偏离了专利制度的初衷,即产生商业价值并通过建立保护机制,激励创新和投资。正是因为科研人员对专利和成果转化的认识存在偏差,导致科技成果类型众多,但从专利来说,尽管中国的申请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但很多专利质量并不高,乃至有“垃圾专利”、“专利泡沫”的说法。

四是科技成果的专业化管理和转化相关要素资源的整合问题。

科技成果转化过程是“技术+资本+市场”的要素资源整合过程。实现相关资源的整合,既需要有适合转化的科技成果,同时也需要能够帮助高校、科研机构实现资源整合的专业团队、服务机构和政府支持环境。但从高校、科研机构成果转化实际需求看,仍然面临缺乏专业化的知识产权和成果转化管理团队、缺少高水平的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和平台,以及政府在部分环节的支持不足问题。

其一,在科技成果转化专业化管理团队的数量和质量方面,我国高校、科研机构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如我国高校拥有的专利数量约是美国高校的30倍,但高校从事知识产权和成果转化管理的人员数量仅为美国高校的1/10,同时科研选题与市场需求结合不紧密,研发过程与市场脱节。即使是面向市场的科技成果,最初可能只是一个未经验证的想法,离产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二,在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和平台建设方面,缺少像科易网这样“大而强”的高水平服务机构。现有服务机构大多仅是提供简单的信息交换和交易对接,很少有机构能够像科易网一样提供专业化的发明评估、质量管理、市场分析、商业推广、交易估值、谈判签约等系列服务。高水平服务机构和平台的缺乏,难以实现科技成果转化链条的良性循环,难以真正促进技术、资本、市场资源的有效整合。因为当前转化的链条是不完整的,存在中间的断层,可有些工作是大学注定做不了或者做不好的,比如大学不会有好的产品经理;另外一方面,很多企业里的工程师往往只专注在产品的具体细节问题,没有能力去消化吸收科研院所里比较原初的想法,这些都需要高水平的服务机构去支撑。

其三,在政府支持方面,对于高校、科研机构前期基础性、概念性研究,以及专业化人才队伍建设的支持还需进一步加强。在科技成果研发和转化链条上,应用类、具有清晰产业化前景,特别是经过小试、中试的科技成果,能够比较顺利地与资本和市场对接,但高校、科研机构拥有的还需进一步概念验证的研究成果,由于风险较大,尚未跨越“死亡之谷”,比较缺少资本的支持和市场的关注。这个环节尤其需要政府补位,给予专门的资金支持。此外,专业、高效的管理团队是高校、科研机构顺利实施成果转化的关键之一,政府部门在相关专业人员的引进、培养和经费支持方面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

本文内容部分来源:

知识分子 作者邸利会

中国科学报

科技成果转化联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科技成果转化有哪些难题?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