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模块化分工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机制——③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模块创新

*节选自《“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视角下西安市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型发展路径研究》一文(2018.4)

模块化分工条件下,对战略性新兴产业来说,产品不再是设计和生产的主要对象,而模块则成为企业设计、生产和竞争的主要对象,同时,模块创新也成为产业创新的主要内容。

模块内部的技术创新是模块创新的核心内容,功能模块的技术演进是模块通过吸收、学习和转化而不断提升技术创新能力,从而促进功能模块升级的过程。此外,模块技术创新水平的提高伴随着创新频率的提高,模块创新的周期愈来愈短,计算机、数码、电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所反映的这一现象特点尤为突出,模块化产品的创新速度和频率明显高于集成化产品(白嘉,2013)。因此,模块内部的技术创新不但可以提升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和水平,推动工艺升级,还可以进一步提高创新频率,缩短创新周期。这就可以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创新步伐,从而带动产业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一、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模块化创新方式

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模块化产业链中,模块创新方式可分为独立创新(independent innovation, II)和协同创新(synergic innovation, SI)。独立创新相当于狭义的模块创新,即模块内部独立的创新,在遵守系统设计规则的前提下,模块之间展开“背靠背”的竞争型并行研发。协同创新是指模块化生产网络中的成员利用各自的核心优势在资源和能力互补的基础上进行合作创新。

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产业组织中主要有两类创新主体。第一是舵手,也就是模块化创新网络的领导者,如德州仪器、因特尔、戴尔、中兴通信、大唐电信、西飞集团、中航集团、包钢稀土(集团)等企业都可以成为所在领域的舵手。第二是模块,即从事特定功能模块设计与生产的模块供应商,包括通用模块供应商和专用模块供应商。如通讯领域可以由中兴、华为、大唐电信等发展下一代移动与互联网设备和宽带交换设备;普天、富士通等发展大型微波传输设备;蓝牙通信、达威通信等发展中小型微波通信设备和无源微波部件;中兴、宇龙通信和龙旗等,研究开发智能通信终端技术与产品,中兴、宇龙通信等研究开发智能通信终端技术与产品;电子集团、大唐电信等企业联合成都电子科大、西安电子科大、四川大学、西安交大等高校突破通信网络关键技术;普天通信设备厂、摩比科技等重点发展微波天线、中/短波天线、WiMax/WIFI天线,超宽带天线、多频天线、智能天线等产品;飞秒科技、炬光科技、华经微电子、西电光缆、西古光纤光缆、等生产光通信器件、厚膜通信电源、光纤光缆等产品。

?如下图所示:

战略性新兴产业组织中的独立创新与协同创新

德州仪器、因特尔、西飞集团等舵手企业主导和掌控模块化价值网络的创新活动,对新知识进行整合,制定系统设计规则,完成技术模块化,划分模块化产品的分工阶段,并且拥有对模块的选择权,以便挑选最优秀、最合适的模块参与系统集成。尽管舵手的创新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系统层面,但系统规则的制定和演化以及模块的选择和组合,都会对模块的独立创新产生直接影响。在模块化产业组织中,舵手的原型不是唯一的,可以是确立行业标准的领先企业(如三星),也可以是从事最终产品集成的模块集成商(如比亚迪),还可以是向新兴企业提供融资渠道的财力雄厚的风险投资者(如西部投资集团),等等。

图中的模块记作Mjk,其中,表示参与产业链纵向分工的模块数量,表示参与产业链横向分工的模块数量,总之,整个模块化产业链中不仅按生产阶段的不同区分为不同类型的模块,而且同一生产阶段中有一定数量同种类型的模块,这样,产业链中总共有个模块参与分工。模块创新的特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同种类型模块之间为争取被系统选中而展开锦标赛式竞争,各个模块在遵守系统规则的前提下进行独立创新,图中的II表示独立创新;第二,不同类型或同种类型的模块之间展开协同创新,以取得合作研发的收益,从模块外部吸取一定的隐性知识溢出,图中的SI表示协同创新。

(2)

战略性新兴产业组织的独立创新

独立创新是模块化对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的一次突破。在复杂产品设计中,只要系统设计规则确定了产品建构,规定了系统内部模块之间的组合关系,各个模块就可以在遵守系统规则的前提下进行自行设计,而不必顾及与其他模块之间的关系,因为这种关系都已经以“信息包裹”的形式封装在模块内部了,唯一留在模块外部的是与系统或其他模块关联的接口。这就给了模块很大的独立创新的空间。

对于模块本身来说,首先,可以利用内部知识进行技术创新,并且由于隐性知识学习成本的降低,技术创新成本进一步降低了。如未来软件、协同数码、西部世纪等企业可以围绕金融、石油、电力、医疗等重点行业,利用自身知识积累及技术水平专注于行业应用软件的开发;中兴通信、龙旗、宇龙通信等可以围绕汽车电子、数字导航、医疗电子等发展需求着力发展嵌入式操作系统和网络化嵌入式应用软件开发。

其次,在内部知识不足时,可以从外部获取一定的隐性知识以满足创新需要。也就是说未来软件和中兴通讯等企业尽管各有专注的领域,并非说他们之间的模块化就意味着实行自我封闭。相反,模块化分工网络是一个开放的创新系统,功能模块可以通过模块操作进行自由变换而不影响系统整体性能和其他模块的功能。模块的独立创新也不会受到其他模块的约束,由此,每一个模块都成为系统内一个独立的潜在创新点。

对于模块而言,只要设计符合动态的系统规则,而无需考虑与其他模块之间的匹配程度,不受过多的外部干扰,降低了创新的协调成本,从而使独立创新本身成为一种自行演进的过程,其优势在于可以将单个模块的性能不断提升,达到持续升级的目的。

(3)

战略性新兴产业组织的协同创新

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协同创新是指战略性新兴产业各模块之间通过合作扩大创新收益的创新方式。尽管模块创新强调模块个体创新的重要性,但并不排斥模块之间的协同创新。

在一个有限的系统中,没有任何两个模块是完全相同的,模块之间总是存在优势互补,在独立创新的同时,各个模块之间仍然存在这样那样的依赖和信任关系。以西部地区为例,在集成电路领域,英飞凌、华芯、771所、631所、华迅等主要在集成电路设计领域进行技术革新,西岳电子、卫光科技、能讯等专注于发展集成电路制造,美光、威世、771封装厂、天胜、锐晶微电子等重点发展集成电路封装测试,应用材料、理工晶体、西北机器、创联新能源等集中于集成电路设备的制造,这些模块企业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实施独立创新,进行“背靠背”竞争的同时,也通过各种途径相互合作、学习、渗透,获取合作收益,吸收隐性知识溢出。

模块创新实际上是模块内外部学习结合的结果,内外部学习的结合是模块整合知识的过程,作为外部学习方式,模块在协同创新的过程中不断吸收和消化外部隐性知识,将外部隐性知识转化为内部隐性知识,再对内部知识进行进一步的学习和深化,形成创新的知识基础。此外,伴随协同创新的外部知识内部化能够降低隐性知识的学习成本,缩短独立创新的周期,提高创新速度和频率,从而加快模块内部的知识整合,也提升了产业整体创新能力和创新水平。

2016年社会发展引导计划—软科学研究项目

项目编号:2016040SF/RK03(8)

项目名称: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城市建设研究

项目承担单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项目负责人:张会新

END

?来源:市科技局创新体系建设处?

免责声明:本微信公众平台“创新西安”所发表内容注明来源的,版权归原出处所有(无法查证版权的或未注明出处的均来源于网络搜集)。发布内容(视频、文章、广告等)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平台认同其观点和立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原作者负责。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创新西安):软科学 | 模块化分工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机制——③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模块创新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模块化分工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机制——③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模块创新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