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问题、思路与模式

20世纪80年代末,中央颁布了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和一个重要的措施———开放技术市场。经过30多年的发育,现在技术市场在全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的体系。全国技术市场交易额从1985年的90多亿元,到2018年的17697亿元,发展蓬勃。

我国的技术市场交易服务体系发展迅速,现在,全国上下常设的技术市场达200多家,专门从事产权交易类的机构,如北京产权交易所等有20多家,其他技术交易机构共两万多家,从业人员近50万人。全国有各类技术转移联盟20多个。经科技部、教育部和中科院共同认定的国家技术转移示范机构达到了455家。

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的六个问题

技术市场蓬勃发展,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大有裨益。

一是充分利用了科技体制改革的突破口,抓住知识经济的时代潮流,促使中国与世界同步;

二是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对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块状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

三是推进了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的建设,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结合;四是推动扶植了一大批科技中介机构的发展,引领了科技服务业的发展。

但是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主要有六大类。

一是某些制度性的障碍亟需突破。如某政策文件要求大学科研院所的成果交易600万元以上就必须得到财政部的审批,导致基本上没有企业愿意执行这个优惠政策,严重阻碍了科技成果的转化,严重地阻碍了技术转移的发展。

二是对企业来说,引入技术的“最后一公里”成功率不高。这项工作与高校、科研院所为主导的科技成果推广工作类似,但对企业来说,需要的是集成的、经过工业化试验的技术,而高校、科研院所研发性成果中往往这类集成性的、二次开发的工业化技术非常少。可以说,科技研发的“象牙塔”离企业的需求、市场的前景越来越远。

三是重大科技项目的共享、转移能力越来越弱,科研成果形成的专利技术转让微乎其微。我国的高校承担企业的研发任务或合作研发成果是美国的3倍,而知识产权的许可获得量,美国是中国的3倍。

四是我国科技技术转移机构、科技服务行业发展严重滞后,能力欠缺、高端人才非常缺乏。在美国,一般从事技术转移行业的人才基本上都是博士、博士后学历、在企业工作过一段时间、四十多岁。而我国相关行业,高学历人才极度匮乏,严重地阻碍了技术转移的发展。

五是国际技术转移人才匮乏。而全国的跨国技术转移交易额却正以30%的速度在增长。

六是技术市场的管理缺位,监管空白,信息化程度依然较低。

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几点思路

这六大问题,都属于技术市场发展的制度、组织、机制三方面的问题,如何进一步解决?有几点思路。

我国R&D投入已占到世界前五位;我国技术市场的起步时间基本与美国同步,只晚了不到5年;我国相关法规制度制定得比较早,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出台了《技术合同法》,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个先例。我国的技术交易体系可以说已经基本建立。

但现在,我国的技术交易市场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机遇和挑战。当务之急,必须把建立和完善技术交易市场提升到战略层面来规划和实施,在国家目标上进行有组织的实现,政府要致力于解决系统的、关键性的问题。

要明确企业才是技术创新的主体,而不是高校、科研院所———后者的定位应该是进行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近几年,我国搭建了50多个国家级开发区、科技园区,政府筑巢引凤,推动高新企业的发展。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再加上科技服务机构、技术转移机构,构成了一条“创新链”,技术转移机构就要把大学科研院所和企业连接起来,起到桥梁纽带作用。在这条创新的生态链上,各机构应该明确定位,各司其职,明确主题,高效协同。技术转移机构就应该把这几个主体牵起来,要作咨询、培训、评估、技术分析、转让、知识产权服务,把这些技术集中起来二次开发,进行投资融资,产学研协同创新。

技术转移不是一个简单的线性过程,而是一个复杂的多环节的过程。技术转移的成功,取决于技术的买方———企业买不买?需要不需要?

现在我国的技术市场正在从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技术转移的内涵在于企业研发能力的提高和应用,科技服务业的发展要遵循规律,要走专业化、市场化、社会化、国际化的道路。

技术转移越来越被认为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提升竞争力的重要手段。技术转移的本质是工业产权的转让、转移和权利的再分配。在斯坦福,技术转让85%是专利的许可,而10%左右是非专利许可,而我国正好相反,90%是非专利许可、非知识产权的转让。美国在1980年颁布了《技术创新法》,在1986年升级成了《联邦技术转移法》,目的是把美国的大学科研院所的研究成果迅速地转移给地方政府和企业。

产学研的合作应该作为技术转移的起点和最重要的形式。英国BTG集团技术转移项目运作成功,95%都是产学研合作的结果,所以说产学研的合作既是我们技术转移重要的一种形式,又是战略的选择,同时也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近10年来,清华大学纯粹的技术转让额逐年下降,而清华大学承担企业委托开发,或者跟企业合作研发的技术合同额在逐年上升,值得鼓励。

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多种运作方式

全国有455家技术转移机构,光是北京,就有20多种技术转移模式,如:

一是以中科院为例的院地合作、院省合作。清华大学也跟地方成立了将近20个产学研合作办公室。

二是院企和校企委托研发、联合研发,企业出钱,就某一个技术难题请大学、科研院所进行研发,在企业接着做小试、中试和工业化生产。

三是协同创新联盟,如江苏省将大学、企业栓对,远在东北的哈工大船舶工程学院跟镇江的一个企业结了对。产学研合作后,要涵养这个创新源,就是把大学、科研院所从制度上的合作固定起来,而不是简单地请个老师。

四是高校、科研院所衍生办企业。

五是搭建公共服务平台,包括区域平台和行业平台。

六是场内交易,包括拍卖等知识产权一站式服务。

七是办会展。

八是军民技术转移。

九是办网上技术交易市场,例如厦门科易网科技有限公司。

十是跨国技术转移,这是个新的技术成果运作方式。

以上运作形式都可以归纳为“直接转移”。高校科研院所在积极承接企业委托课题的同时,更要提高专利许可转移比例。这样,能尽量减少科研机构的风险,产业化阶段的事交给企业做,如小试、中试、工业化试验、二次开发跟集成开发等。还有一种运作方式是技术熟化以后再进行推广。如销售一个高科技杯子,科研机构从生产批号到卫生许可证都办好,整体连商标一起转给企业,对企业来说(尤其是些小企业),购买“全套”技术看得见摸得着。

除了“直接转移”之外,技术成果转移还有多种模式。

“集成经营”是指高校、科研院所实验室的科研成果和专利技术,都是非常单一的、非常偏的,企业一般情况下用不上。这时,就需要对成果进行集成开发、二次开发,将技术力量整合起来投入企业。

“高新技术企业并购”是指很多跨国大公司自己并没有很强的研发力量,而是某个高科技小公司,正在发展需要资金,这时大公司干脆连人带公司并购过来,非常快捷。

技术中介服务机构要坚持企业化运作、市场化的机制,同时坚持服务要专、要特、要优、要新。德国史太白基金的赢利点就是技术评估,美国高智的赢利点是专利经营。技术转移成果交易原来是以大学、科研院所为主导,来进行技术的推广,现在应该以企业为主导,以企业的需求、地方的需求为突破口,理念上把握规律,掌握核心要求,要构建战略框架。

另外,在制度上要一定的突破,完善法律法规,建立体系,建立全国性、统一的、开放性的、竞争有序的技术市场,还要寻找战略的关键点和突破点,从基础政策、重大政策和辅助政策来获取各级政府的支持。

本文来源:《杭州科技》

作者:林耕

单位:北京技术市场协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中国的技术市场建设和技术转移工作问题、思路与模式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