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专注
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突破硬科技人才瓶颈:从“技术经理人”到“孵化铁三角”

在中美贸易战升级为中美科技大战的背景下,我们如何突破重围科技创新,如何高速推进硬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培养硬科技转化专业人才,我们邀请中科创星战略管理部负责人毛维倩女士撰写本文,通过对科技成果转化各个环节的梳理,对转化人才-技术经理人的角色定义、职责、来源进行分析,同时提出“孵化铁三角”概念,深度培养科技成果转化全程服务人员。干货分享,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新一代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向我们袭来,科学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将会以更加迅猛、更加激烈的方式改变我们周边的一切,科技成果也会以更加快速的方式完成科技成果转化的全过程。在这个阶段,我们有必要从科技成果转化的各个环节中入手,看看众多的参与方和参与者的关系,以及我们如何做可以更好匹配这个加速转化的全过程。

大家都知道,科技成果转化有众多参与方和参与者,例如大学及科研院所、中央和地方政府、投资机构、科技中介服务机构、各类技术服务平台、孵化器、投资机构等;以及科学家,各类科技服务中介人员(知识产权专家、律师、财税务)、天使投资人、四技服务人员等,而笔者认为,其中起到承前启后,真正兜底科技成果转化关键链条,关注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的核心角色是技术经理人。

今天我们就谈谈“技术经理人”的历史,概念,核心能力,责任及来源,以及在未来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技术经理人”如何带领“孵化铁三角” 突破传统的科技成果转移的局限,实现科技成果转化,真正的为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负责。

技术经理人的缘起

技术经理人来自于AUTM(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chnology Managers)中的TM-technology managers,一般大家把它翻译成“美国大学技术经理人协会”。

AUTM源自1974年成立的大学专利管理人社团(Society of University Patent Administrators,简称SUPA),在其最初创立几年时间,社团规模很小,只有50几个会员,但由于其在管理和运营大学专利过程中开创了成功的运营模式,并且它们通过会议、路演和媒体,对美国的大学专利技术进行有效的保护和许可,成绩斐然,引人注目。

1980年美国通过拜杜法案,进一步推动和促使美国大学成立专业的技术转移办公室,大学的专利许可数快速增长,SUPA逐渐意识到其成员的角色和责任大大超出了“专利管理”的范畴,于是在1989年更名为大学技术经理人协会(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chnology Managers,简称AUTM),AUTM由此诞生。截至今日,AUTM已有30年的历史,个人会员制,来自全球300多家机构,拥有3000多会员。

值得一提的是,技术经理人是一个概念,不是具体岗位名称。在美国大学技术转移办公室招聘技术经理人时常用“技术许可助理”technology licensing associate;资深许可经理senior licensing manager等等。

什么是技术经理人?

技术经理人狭义的概念:

从美国舶来的概念认为,技术经理人是在高校、科研院所技术转移机构从事技术转移的专业人士,主要专注在专利的申请和许可上。

具体的职责和任务包括:知识产权战略制定与实施、知识产权保护与优化组合、商业机会评估与开发、技术评估、技术营销、协议研究和起草、谈判、合同管理。

技术经理人广义的概念:

笔者认为技术经理人应该是参与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的人,他的目标就是把技术转向市场,推向市场应用,兜底整个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而不仅仅是知识产权的运用和管理。前端他面对的是科学家、技术,不成熟或成熟的项目,后端他面对的是市场与产业,他追求的是技术在产业上的最终实现。

上图比较形象的描绘了从“知识、智慧”到“产业化”技术演变全过程的样子,“技术经理人”就是从密切关心相关行业/产业的新的知识和智慧和对应的科学家开始,留意技术的演化过程,同时与自身对相关产业未来市场需求及市场空间的判断进行结合,找出那些关键的、有市场潜质的技术及项目,采取一系列手段(自行组织资源进行二次开发、直接申请专利、授权转让、创业成立公司)推动技术的转化。

在此过程中,技术经理人全程参与,他在意的不是产权的交易和获取对应收益,也不仅仅挣取服务费;而是当技术真正转化成功时,赢得转化全程的一部分收益,这些收益包括但不局限于,投资收益、公司成长收益、服务费、成果转移转化收益及奖励,其他。

技术经理人的来源

技术经理人的来源多种多样,详见下表:

旧的技术经理人

新的技术经理人

a)专职从事技术转移的专业人员:高校、院所科研处、成果转化处、技术转移中心等工作人员;

新增f科技企业中的CTO及技术人员:熟知相关产业市场发展趋势、技术路线图、懂技术的CTO及市场分析等相关人员;

b)企业高管比如技术经理/商务经理:为其企业的技术发展在市场中寻找技术、专利或项目,与高校科研院所洽谈专利技术的转让、许可、授权使用;

新增g二次科技创业者:经历过科技企业创业的全过程,懂技术,懂企业,懂管理,慧眼识别有潜在产业化价值的技术和成果;

c)投资人:投资科技类初创企业的投资结构及个人,包括天使基金等其他金融机构,通过资金的介入,加速技术成果的转化。 

新增h公共技术平台服务人员:懂得细分产业领域的公共技术哪些,如要什么样的仪器设备和实验技术人员、开发人员,能够组织资源完成小试、中试;

d)专利知识产权代理人、专利律师、法务、财务、技术经纪人等科技中介服务人员:这些专业人士为技术的转移转化服务,从事的业务属于科技服务业的范畴,通过提供服务赚取收益。

新增i谋求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二代接班人:传统产业(家电,服装制造,电子产品,钢铁,煤炭,化工,机械加工等)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寻求新的科学技术手段与传统产业结合,找到企业新的发展方向。

e)非盈利机构、政府和孵化器:为技术转移制定政策法规,技术转移的法律保障和初创公司孵化。

上表左侧是目前业内在提到培养技术经理人时的后备人选。而右侧,是笔者结合自身在中科创星做科技成果转化的经验和预测,提出的未来技术经理人可能人选。

技术经理人的核心能力

我们认为技术经理人的核心能力不应该仅仅局限在知识产权的申请和转移,而在于全程参与科技成果转化的全过程,具体如下:

善于对未来相关产业中市场需求的演变进行预测、技术演进进行预测、熟悉技术路线图、技术资源的储备及分布、产业技术瓶颈等问题;

善于借助资本的力量和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组织资源参与科技成果的小试、中试,购买仪器设备、聘请技术开发人员,帮助科技成果的转化,实现技术到产品到产业化;

善于知识产权的管理,专利的申请及许可,知识产权保护等;

非常熟悉各类科技中介服务机构(法律、财务、技术经纪人、检验检测、各技术服务平台、四技服务)的发展情况,可以在需要时,灵活选取与之匹配的服务机构;

有极强的资源整合能力(对政策的理解、有产业背景资源、资金实力强、人脉广等)。

2018年12月5日,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科技成果转化提出很多新要求,其中提出了“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引入技术经理人全程参与成果转化”。

从“技术经理人”到“孵化铁三角”

“技术经理人”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科技类项目在早期具有着周期长,风险大,与市场结合弱、缺乏市场验证的特点,单靠技术经理人单打独斗独木难支,他需要建立一个完整的团队来帮助其进行科技成果转化。

“孵化铁三角”就是这样一个团队。它由技术经理人领衔创建,包含专业的技术经理人、技术工程师、产品经理,组成的“铁三角” 团队及模式,分别负责市场与资源整合、技术开发、产品定义等职责。“孵化铁三角”这个概念由笔者在2018年公司内部业务讨论中提出,借鉴了国际老牌通讯巨头爱立信的管理经验。

“孵化铁三角”从技术经理人模式演变而来,应对科技成果转化的复杂性,技术开发的风险,从“懂、知道”“整合技术”“整合资源”到“自己开发”“自己做”。

“孵化铁三角”三类角色的职责:

技术经理人:通过自己对未来市场需求的深刻洞察,预判和识别满足市场需求的关键技术、绘制技术演进路线,并通过自己专业能力将技术直接变为产品、或通过二次技术开发,小试中试,再变为产品,最后通过灵活方式组建公司(自建、投资机构合作等)、帮助科学家进行科技成果的最终转化。

产品经理:结合技术经理人传递的市场需求,结合技术特点特性,进行产品定义及设计,进行对产品的市场潜力进行预判。

技术工程师:基于技术经理人对市场需求及技术发展的判断、产品经理对产品的设计及定义,技术工程师对原创技术或应用技术结合市场/产品的要求进行技术的二次开发,小试或者中试,完成产品原型的开发或者小批量生产。

三类角色之间的关系

“技术经理人、产品经理、技术工程师”分别从“市场/整合资源”、“产品定义”、“技术开发”三维视角来促进科技成果的真正转化,打通“实验室技术原型”到“初创公司商品化”之间的通路,跨越技术的鸿沟。

“孵化铁三角”的挖掘和培养

“孵化铁三角”的来源:

技术经理人的来源上文已经提到过了,就不再提。“技术工程师”主要来自科技企业,大学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或者理工类大学毕业生;“产品经理”主要来自科技企业或传统行业的产品开发人员,产品经理。

“孵化铁三角”的培养:

培养“孵化铁三角”需要一些核心要素聚集起来才可能做成,人才、资金、平台设备、研发实力、科技项目、宽松的体制等,以下平台有资源可以汇集起这些要素,成为人才培养的平台:

-硬科技类的天使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和天使基金(人才、资金、项目);

-社会各类公益或者盈利的公共技术平台(人才、平台设备、宽松机制、研发实力);

-高校和院所的各类产业技术研究院(项目、人才、平台设备、体制、研发实力);

-大型科技企业的创新业务(人才、资金、平台设备、研发实力)等。

“孵化铁三角”的培养必须和自身的业务结合起来,形成一个闭环,否则就会流于形式,成为一个“称谓”,“名词”。

举个例子,如果硬科技天使投资机构主导“孵化铁三角”的培养,它可以由经验老到的投资经理(理工出身,多年产业经验,多年投资经验)当“技术经理人”,从投资机构的“项目标的池”中挑选有潜力的“技术/科学家/项目”,对于尚不能直接转化的专利和项目,在社会招聘“技术工程师和产品经理”对技术进行二次开发,待产品成熟就创立公司,管理团队占有股份,在这个过程中“技术经理人”通过所在投资机构的资源,获取各类资金支持,如天使投资、知识产权基金,地方政府科技项目补贴与支持等,最终实现技术到产品到初创企业的科技成果转化全过程实现。

这样,“技术经理人”及其“孵化铁三角”经过几年就会积累一个稳定的某个细分领域的技术熟化及研发团队,孵化了一批该领域的技术和项目,成为一批科技初创企业的股东,完全脱离以往的靠专利的转让挣取服务费的模式。

此外,因为科技成果转化的难度极高,笔者呼吁成立“硬科技类的技术经理人联盟”,硬科技领军企业、天使投资机构、高校及科研院所共同发起设立,建立“孵化铁三角资源池”,专门负责“技术经理人”和“孵化铁三角”的培养和标准制定工作。

时值中美贸易战升级为大国科技战,美国对我们的科技封锁越演越烈,科技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已经不用多言,作为科技成果转化战线的一员,我们更应该着眼于关键核心技术的硬科技成果转化,培养一批专业的高水平的硬科技成果转化人员,力求为突破科技封锁,科技兴国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毛维倩,中科创星战略管理部负责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法律风险管理):突破硬科技人才瓶颈:从“技术经理人”到“孵化铁三角”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技术转移科技网 » 突破硬科技人才瓶颈:从“技术经理人”到“孵化铁三角”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

技术转移科技网 身边的科技服务专家

联系站长关于本站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